3000元一晚的麗思卡爾頓酒店,200元就可以拼。500元的下午茶,85元就能拼。想做個“名媛”,你只需要進“名媛羣”。這幾天,名為《我潛伏上海“名媛”羣,做了半個月的名媛觀察者》的文章刷屏。名媛是可以裝的還有專門的羣傳授?在普通人的印象裏,“名媛”是個較為久遠的名詞,一般是指清末、民國時期,那些出身名門、有才有貌、又經常出入時尚社交場合的美女。儘管前些年,也有人搞過“名媛班”教授社交禮儀,就被人嘲諷過是裝“名媛”,但好歹這些人還有倆糟錢,啥時“名媛”落魄到靠拼單裝富的地步了?現代有沒有名媛以及如何定義尚有爭議,但絕大多數人至少對上海“名媛”羣裏的所謂“名媛”,不認可、嗤之以鼻並感覺有些好笑。

  不過,很快有人指出,這篇所謂揭露文章有很多可疑之處,疑似炒作製造話題。涉事酒店客服人員也對網傳拼團一事予以否認,稱“不可能發生”,酒店不允許單間客房有多人拼團,且入住酒店需要刷臉和刷身份證。很多人疑惑被別人樹立的假靶子騙了,是又一次被蹭流量的營銷號帶了節奏。就在公眾憤怒之際,有媒體調查發現,以“拼單”“P圖”等多種手法裝飾朋友圈、發圖發照的業務早已成為產業鏈。而在“上海名媛”文章刷屏後,有不少人意識到“拼單”租住豪宅的好處,開始自發組建“名媛羣”。此外,更多想要在朋友圈提升自己格調的人選擇直接購買拍好的豪車名錶圖來炫耀。

  也就是説,上海“名媛羣”的文章可能是假的,但裝富羣體卻真實存在,還形成了產業鏈。更驚人的是裝“名媛”和“高富帥”,更容易、更不用那麼多成本。為什麼要“裝富”?無論是“偽名媛”還是“假富少”,打造顯貴人設的本質是打造一個人“社交名片”,以實現某些人升級個人社交圈層的願望,其目的歸結起來不外乎換取資源和變現。有的純是為了滿足虛榮心,有的是為了帶貨,有的是為了更下作的目的,比如,騙財騙色。有網友調侃説,假“名媛”和“高富帥”互相釣魚該多好玩啊。不過,很多人認為,如果裝富是為了違法目的,如果裝富產業鏈誨淫誨盜地傳授詐騙手法,警方就該介入了。

  人很難不虛榮,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如果裝富僅僅是為了虛榮,雖然吃相有些難看,除了至親好友,別人頂多是看不慣,鄙視一下而已。所以,也許,網友羣嘲得很熱鬧,但也是已返歡樂而已。有人甚至稱,消費主義扭曲到極致,有了部分真富羣體的豪奢和裝富羣體的白日夢,但裝富羣體也反過來暴打消費主義,將奢侈品拉下神壇。搞得真“名媛”都無法直視“下午茶”了,急需找到其他不易被模仿造假的方式。其實,除了財富,才華,學識,人品,修養,境界,才真的不易被模仿。